• 精选
  • 会员

尊王攘夷的战争观

2019年9月12日来源:至道学宫 作者: 提供人:huilu50......

尊王攘夷的战争观

恭行天罚的前提是,天子要有能够战胜并惩罚违道背德者的能力和武力。如果丧失了这种能力,即便天子想恭行天罚也力不从心。东周时期的周天子,就遇到了这个问题。

虽然周天子名义上还是上帝在人间的代理人,是天下共主,但是他穷的连车都没了,还怎么恭行天罚呢。

自古以来,礼乐征伐自天子出。礼乐是要以舆服制度为基础的,这需要大量的车,而且还是超级豪车,要配四匹马。但是周天子太穷,买不起。征伐,那就更了不得了,天子之国,得有万乘之师。这么多的战车,穷的响叮当的周天子就更造不起养不起了。

为啥周天子没钱?因为国库没钱。为啥国库没钱呢?因为周王室的财政崩溃。周王室的财政为什么会崩溃呢?因为早前和楚国打,打不赢。郑国和晋国做逆犯上,周王室也都打输了,失去了征伐的能力,还怎么收得上来财税呢。君威不足,则诸侯犯其主。心神不足,则五气犯其心。

天子名存实亡,好比说,天下之心出了问题。心出了问题,脏腑紧跟着乱成一团,天下的正气自然就虚弱了。正气虚弱,外感病邪就会乘虚而入。所以这时候,以前被中国流放出去的那些罪人奴隶的后代,也就是夷狄,他们所代表的邪气开始反攻中国。由此可见,罪人都是一代代传下去的,那是种里面带着的罪。

病邪入侵,心气之正不足以御邪,则脏腑代受。本来相当于周王朝脏腑的诸侯国,承接了来自夷狄的外感侵犯。这就是尊王攘夷。在尊王攘夷之前,天下从来没有生过这么重的病。

周王室式微,天下之心停止了跳动。这时期的天下之病,体现在三个方面。一方面,诸侯对天子的僭越。第二方面,夷狄作为病邪对中国的外感侵犯。第三方面,因为缺乏心的领导,脏腑之间出现了互相攻伐的兼并之战。

那时候的圣贤们,被这样的社会情景给吓坏了。比如孔子孟子庄子这些人都被天下空前的重病给吓坏了。大家议论纷纷,有的说这样治,有的说那样治,这就是百家争鸣。

管仲说尊王攘夷,认为应该由肝肺来代替心,团结起来战胜外感病。孔子说管仲器小,则认为应该恢复出来一颗强大的天下之心。谁来充当这颗心呢?孔子觉得文王和周公都没了,文化在他身上,德也在他身上,他可以做这颗心。可是,凤鸟不至,河图不出,上帝不发给他委任状怎么办呢?他一直等上帝的委任状,一辈子也没等到。

凤鸟不至,它到底去哪里了呢?庄子说,它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来了。庄子还认为,不是凤鸟不至,是孔子德不足以配天。

天下病气乱窜,战争频仍,到处人头翻滚,这就是春秋无义战,当时的争霸兼并的战争观。这时期的战争,既不是为了恭行天罚,也不是为了尊王攘夷。而是天下的气乱了,全是乱气,乱气互相攻伐,皆不得其正,一群乱气之间再怎么打,也无法使天下复正。

从秦扫六合,到汉贼不两立

伟大的秦王,横扫六合,终于给天下这个生命,重新安上了一颗心,一颗强大的天下之心。终于,春秋战国病了几百年的天下,总算是大病初愈。

大病初愈,正确的做法,邪气刚去掉,应该是抓紧时间培养正气。而秦始皇认为,要一劳永逸的杜绝外感病,这就需要修长城,把夷狄这些病邪全部挡在中国的外面。

治好了外感,再接着重新调和作为君主的心,与作为脏腑的臣之间的关系。把封建制改制成了郡县制。也就是说,是秦始皇消灭了封建制,而不是秦始皇开启了封建制。我们现在粗鄙的考古挖坟和故事会文盲史学,恰恰把这个事情理解反了。

结果,始皇帝遇到了脏腑中伏藏的邪气的大反扑。没多久,六国余孽联合起来,又刺死了天下的心脏。重演了脏腑夺心的一幕。这是反秦战争的实质。

在这件事中,始皇帝错在太过于仁慈,他当初应该把六国余孽全部屠灭才能永绝后患。才能让这颗强大的天下之心,安稳度过大病初愈之后,正邪反复的动荡期。

秦亡之后,给天下治病的问题,交给了汉高祖刘邦。刘邦只是调和了心和脏腑之间的矛盾,把问题延缓了下去,并没有真正的解决问题。后来的吕后和文景二帝,也没有实质性的解决问题。景帝杀晁错,七国之乱,同样都是心与脏腑不和的症候。

接着,汉武帝登场了。自从春秋大乱世之后,天下终于迎来了第二颗超级强大的心脏。秦始皇给天下治病,大病初愈用力过猛,结果导致天下又病倒了。从汉高祖到汉武帝,都是一直在养身子。直到正气恢复的差不多了,汉武帝才开始清算天下之邪。

要给天下之病,先得正天下。正天下,先得正天文历法。这时候,三正这个词又出现 了。

汉武帝为了给天下之病,找了个帮手,这个人就是董仲舒。董仲舒说,道是万世不弊的,也就是说道本身是不可能生病的。天下生病,是因为人失道导致的。董仲舒还说,天不变,道亦不变;王者有改制之名,无易道之实。

三正,我们前面说过,是天地人三正。也有其他的说法,认为是夏商周三正。夏启那时候,还没有商周,显然他那时候说的三正,不可能是夏商周建正月的三正。实际上,夏启说的三正,和后来夏商周月建的三正,是一个事情的两种说法。

周历月建在冬至月上,是太阳年的开始,对应的是天正,也就是建子,是太阳光照的极值点。太阳光照的改变到温暖整个地球有个延迟期,冬至之后是小寒和大寒的节气,殷历的月建在大寒月,也就是建丑,对应的地球上实际气温的极值点,这是地正。大地的气温开始回暖,到真正的形成降雨,也需要一个月的延迟期。所以夏历把月建在雨水月,也就是建寅,直接指导人民进行耕种,对应的人正。大禹治水,其实是治天文历法,而不是防洪抗险。

之所以会出现三正之分,是因为从光照到气温,从气温到雨水,三者之间的传导需要一个过程和周期。烧锅加热开水都需要要给传导过程,更何况是太阳加热地球呢。

如果我们现在用周正的话,虽然天还这么冷,可是马上就要过夏天了。国庆节的时候,学生刚开学不久,马上就要过冬天了。我们现在用的是夏正。因为汉武帝时期定正朔,制定太初历,重新使用了夏正。

月建

农历

1

2

3

4

5

6

7

8

9

10

11

12

季节

夏历

1

2

3

4

5

6

7

8

9

10

11

12

季节

殷历

2

3

4

5

6

7

8

9

10

11

12

1

季节

周历

3

4

5

6

7

8

9

10

11

12

1

2

季节

夏商周三正

汉武帝重新启用夏正,制定了太初历,改了正朔。接着,人要和天相对应起来,又得说到车和衣服了,也就是舆服制度。汉武帝中和了三统说和五德终始说,制定了汉代的舆服制度。我们现在的人,为什么爱车如命,爱好看的衣服如命,因为我们这个民族,真的离不开车和漂亮衣服。这是骨子里的文化本能,舆服制度是中国礼仪的重中之重。

因为没有天人相应的舆服制度,可想而知,中国之外的那些民族,在古代时期,他们都是光屁股不会开车也不穿衣服的禽兽野人。西方人只到他们所谓的近代,才跟中国人学会了穿衣服。现代人受西方野人影响,穿衣服喜欢露肉同样也是文明退化,自甘堕落为野蛮不开化的体现。

这些事情都做完了,战争又开始了。汉武帝先是通过推恩令削蕃,解决了心与脏腑的关系。又通过打击豪强,割掉了寄生在天下之躯之上的毒瘤。这颗强大的心脏,让整个官僚体系感到不安。他们过惯了僭越,习惯了脏腑夺心,享尽了压榨百姓做害人虫寄生虫的福,所以他们想像赵高和六国余孽们熄灭秦国那颗心一样,熄灭汉武帝这颗强大的天下之心。

诸侯国没有了,豪强也被消灭的差不多了,天下之病的内伤顽疾和隐患被汉武帝治好了。这些余留的邪气,为了和这颗强大的天下之心对抗,选择和匈奴这股外感邪气联合起来,一起对付汉武帝。汉匈大战爆发了。

所有的正气,天然的都是同盟者。同样,所有的邪气,天然的都是同盟者。

汉匈战争的实质,是汉武帝给天下治病,内伤的病根治的差不多了,官僚体系中的残余的邪气和外感邪气内外勾结,一起向汉武帝和桑弘羊们发起战争。

并不是汉武帝无法彻底消灭匈奴,关键是内里的邪气所剩下的这股残余病邪没有根除彻底,才导致外感之邪,一直无法根除。最后,作为既得利益者的官僚集团,逼迫汉武帝颁布轮台罪己诏,这同样是邪气的反扑。汉武帝,这颗强大的天下之心,在奸邪们的内外夹击和前赴后继的冲击中,在他晚年的时候,他是那么的无奈和那么的疲惫。

可以说,汉匈战争的本质,是汉王朝内部的君臣之战,而匈奴只是充当了国内官僚集团的战争白手套。

整个官僚集团,既有桑弘羊这样身怀正气的正臣集团,也有对立面的那些邪臣官僚集团。文中使用贬义说官僚集团时,指的是邪臣官僚集团。这里说明一下。

战争

如涉及版权,请着作权人与本网站联系,删除或支付费用事宜。

0000